点击关闭

停放获利-蒋某某从薛某某、陈某某等人那里拉来共享单车后

  • 时间:

【火星现高浓度甲烷】

一個月獲利2萬多元2019年以前,薛某某在杭州某共享單車公司做過三年的聚攏、調度司機。

2018年12月,蔣某某將250輛摩拜共享單車以170元每輛的價格出售給李某某,共獲利4.25萬元。“這些單車有100輛左右是壞的,150輛左右是完整的。”蔣某某說。但後來,因為當地查得緊,不讓李某某在家中停放共享單車,在李某某的再三催促下,蔣某某同意退車。4萬多元的“車款”,蔣某某隻退了對方2萬元。

共享單車遭到惡意損壞、丟棄的新聞常有報道,但這麼大量的共享單車“集體消失”實屬罕見。

一輛成本逾千元的單車以每輛170元的價格賣掉蔣某某從薛某某、陳某某等人那裡拉來共享單車後,會先將單車拉到他位於海寧市的出租房外停放,再聯繫下家進行變賣。

第三次拉車時,蔣某某讓陳某某替他找摩拜一代單車,每輛車給40元辛苦費。陳某某說:“這車還在運營,拉這個車是犯法的,要坐牢的。”雖然心裡清楚,但抵不住金錢的誘惑,陳某某還是決定“賺”這個錢。

錢報記者從有關渠道獲悉,早期的共享單車一輛成本平均達到2000多元,本案涉案金額將近40萬元。日前,杭州市餘杭區檢察院依法以盜竊罪對嫌疑人批准逮捕。

來自江蘇連雲港的李某某曾是蔣某某最大的買家。

出於對共享單車亂停放的治理,各區城管會把亂停放的共享單車集中到停車場,薛某某的工作就是把單車從城管停車場拉回來。薛某某把這些單車放在一起,然後讓蔣某某來拉走,收取每輛5元到40元不等的費用。

那麼,蔣某某是否構成盜竊罪呢?

單車,一開始就是從薛某某這裡流出去的。

這種行為到底涉嫌“盜竊”還是“銷贓”

共享單車企業報警後,犯罪嫌疑人陸續被抓獲歸案,一條靠買賣共享單車獲利的犯罪鏈條浮出水面。

“盜竊罪我不認,我認銷贓罪。”被抓捕歸案後,蔣某某說。

退回來的車,大概有150輛被蔣某某停在了杭州一家學校的人行道上,剩下的100餘輛車則被拆成了零件。

“我認識了一個收購共享單車的人蔣某某,他經常打電話問我要車。”薛某某說,“他要買酷騎、摩拜等的一代單車。”

48歲的陳某某,是另一家共享單車公司的路面運維工作人員。“蔣某某叫我幫他找酷騎和小鳴單車,找到之後集中放到一個地方,他會來拉走。”陳某某說。

“本案中,涉案的大部分共享單車是蔣某某從薛某某處購得,蔣某某與薛某某在盜竊單車前已取得合意,兩人一起到現場拉車,事後由蔣某某對竊得的單車進行處理,可認定蔣某某與薛某某形成了事前通謀,其與薛某某一起拉的這部分單車可認定為盜竊罪。”餘杭區檢察院承辦檢察官趙蓬勃說。

類似的單車公司工作人員收購方找了好幾個作為收購方的蔣某某不斷地將單車公司的工作人員發展為下線。

單車公司調度司機把單車賣了

根據最高法《關於審理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五條規定,事前與盜竊、搶劫、詐騙、搶奪等犯罪分子通謀,掩飾、隱瞞犯罪所得及其產生的收益的,以盜竊、搶劫、詐騙、搶奪等犯罪的共犯論處。

之後,蔣某某又來拉了兩車。前後加起來,陳某某拿了近5000元的“辛苦費”。

每輛成本近2000元的共享單車被170元賤賣

今年2月,杭州某共享單車企業發現,江蘇連雲港有人在交易自家品牌的共享單車。經過調查,涉事單車是從杭州流出的,數量超過200輛。

杭州幾百輛共享單車集體消失背後深藏著一條黑色產業鏈本報首席記者 肖菁 通訊員 餘檢

在2018年11月至12月間,薛某某多次賣車給蔣某某,前後共獲利2.3萬餘元。

江蘇連雲港的另一個買家曹某某也與蔣某某有過交易。曹某某以200元每輛的價格,陸續從蔣某某處收購過近70輛摩拜一代單車。因為怕車子有定位裝置容易被單車公司的人發現,他還要求把單車上的定位器都拆掉。

共享單車攜帶的定位器用的是輕型材料,一輛共享單車的製造成本遠超普通自行車。被盜的其中一款單車,每輛價格超過2300元。